首頁 > 新聞 > 國際 >

特朗普表示,他將在與金斯伯格(Ginsburg)席位的最高候選人會面后,宣布最高法院的選秀權。

發布時間:2020-09-22 16:08:42來源:
  由于總統承諾在本周末之前取代現任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而總統則宣布揭露候選人,保守派團體開始聯合起來,迅速確認最終提名。

  

一幢白色的大建筑物,背景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樓

 

  ©Ricky Carioti /《華盛頓郵報》特朗普繼續就其最高法院的選擇向白宮高級官員,主要的參議院共和黨人和保守派領導人征求意見,如果這些人得到確認,將在法院維持保守派多數席位數年。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第七巡回上訴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周一在白宮與特朗普會面,其勢頭似乎正在增強。

  她是宗教保守派的最愛,在2017年為上訴法院的席位進行了一場激烈的確認戰后,已經經過了戰斗測試。但是特朗普的助手和盟友繼續推擠其他候選人,第十一巡回法院的法官芭芭拉·拉高(Barbara Lagoa)被認為是另一位最高競爭者。

  [最高法院之戰的最新消息]

  隨著游說活動的展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R-Ky。)開始動員自己的名次,也許是在選舉之前對特朗普的提名人進行了確認投票,盡管他尚未承諾時間表。只有兩名共和黨參議員蘇珊·柯林斯(緬因州)和麗莎·默科夫斯基(阿拉斯加)表示,他們反對在11月3日之前對特朗普的選秀權進行投票,而共和黨的支持只是在特朗普公開要求參議院共和黨人屆時進行投票的情況下增長。

  特朗普周一在白宮對記者說,“我寧愿在大選前進行投票,因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寧愿擁有。”在前往代頓和斯旺頓舉行活動之前,俄亥俄州。“而且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做。”

  他鼓勵共和黨參議員搖擺不定,在他身后排成一列。

  他說:“我認為他們的選民是因為某種意識形態或某種感覺而將他們投票的人。” “而且他們不希望有人”對特朗普的選擇不愿。

  幾位熟悉有關懸而未決的提名的討論的官員概述了特朗普目前的想法,即誰應該取代金斯伯格,周五在因胰腺癌去世的自由主義者圣像以及參議院的狀況。他們以匿名為條件發言,因為談判是私下進行的。

  兩名特朗普顧問說,總統周一告訴其他人,他傾向于巴雷特(天主教保守派,在上訴法院確認聽證會期間抵制對其宗教的襲擊),因為這將有助于他的基地,特別是福音派選民。推動這一觀點的一位官員是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他一直在認真地探討每位潛在候選人的政治影響。

  巴雷特在白宮有其他強大的支持者,律師帕特·西波隆(Pat Cipollone)是她的支持者,而彭斯(Pence)副總統則像印第安納州印第安納州的巴雷特一樣,在內部提倡她。她曾擔任已故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文員,并可能在今年秋天在賓夕法尼亞州等重要搖擺州的天主教徒中增加對特朗普的支持。

  [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給2020年的投票權之爭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

  麥康奈爾已向白宮明確表示,雖然他將提倡特朗普提出的任何提名人,但多數領導人認為巴雷特是最佳選擇,據幾位知情人士介紹。領導參議院共和黨競選部門的參議員Todd C. Young(R-Ind。)也正在游說巴雷特提名。

  參議員喬什·霍利(R.Mo.)公開表示,他將僅支持認為羅伊訴韋德(Roe v。Wade)這一1973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合法墮胎案件被錯誤裁決的候選人。他周一說,巴雷特“顯然達到了我所談論的門檻。”

  但是總統的一些顧問擔心,提名巴雷特將把總統選舉最后幾周的焦點轉向墮胎,激怒左派,最終損害了11月的總統前景。

  一位資深共和黨人說:“如果我們在接下來的六周里談論墮胎和羅伊訴韋德,那不是一件好事。” “我們會輸。”

  反過來,由于擔心佛羅里達州法學家和其他金斯伯格職位空缺的領頭羊,梅多斯一直在私下建議反對拉各斯。

  但其他顧問說,在特朗普法律界贏得激烈競爭的特朗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正在爭奪佛羅里達州,并試圖贏得更多拉美裔選民的支持,在邁阿密法律界獲得重要支持的拉各斯可能是總統大選的政治福音。全國。拉各斯是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的第一位拉丁裔,將是僅次于索尼亞·索托馬約大法官的美國最高法院的第二位拉丁裔。

  但是,特朗普的大部分決定將取決于他對決賽選手的采訪。他告訴記者,本周晚些時候,他在不相關的旅行中訪問邁阿密時,可能會采訪拉哥-他還沒有親自見過。

  特朗普周一公開表示,他正在考慮空缺五名女性,但他不太可能會面試所有這些女性。

  特朗普說,這一決定將“大概在星期六”做出,盡管他說可能在星期五做出。金斯伯格將在周三和周四在最高法院休養,并在周五在國會大廈的州臥床,使她成為國會大廈227年歷史上首位以這種方式獲得榮譽的婦女。

  [金斯堡將在最高法院休養兩天,然后在國會大廈安息]

  其他參加競選但目前被視為遠景的候選人是第四巡回法院的法官艾里森·瓊斯·拉辛和白宮副法律顧問凱特·托德。

  像拉什寧一樣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梅多斯,一直是她填補空缺的主要聲音。湯姆·提利斯(RN.C.)參議員湯姆·提利斯(RN.C.)首次提請白宮注意38歲的拉什,她與行政律師一起為提名她在里士滿的上訴法院工作。同時,托德(Todd)在白宮(White House)的司法提名方面一直緊密合作,但她本人尚未通過確認程序,因此不被視為首選。

  麥康奈爾周一未公開透露他更喜歡誰。但他重申,參議院有權在本選舉年接受提名,盡管他否認了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提名人梅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在2016年總統大選前數月進行了相同的聽證和投票。

  即使特朗普和保守黨共和黨參議員開始鼓動以確認最終的提名人,多數派領導人仍未停止安排投票時間表。

  GOP領導人之一參議員Roy Blunt(R-Mo。)說:“我認為應該花很長時間。” “與此同時,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將其拖出。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在這里設置障礙,以免人們覺得需要花費很長時間。

  參議員米特·羅姆尼(R-Utah)被密切關注為第三次潛在叛逃。這位參議員的發言人說,他要等到其他參議院共和黨人共進午餐并聽取他們的意見后,至少在星期二下午才公開發表任何言論。

  特朗普還向信仰和自由聯盟的創始人拉爾夫·里德(Ralph Reed)和反對流產的蘇珊·B·安東尼·李斯特(Susan B.Anthony List)主席瑪喬里·丹嫩費爾斯(Marjorie Dannenfelser)等人士征求了著名社會保守派領導人的建議。談話后,總統感到有信心,感到保守派運動與他的法院戰略相吻合。

  “他是對的,”丹嫩費爾斯周一發推文。“我們同意對候選人的投票必須在選舉之前進行。充足的時間。#prolifecourt”

  星期一從白宮分發給外部盟友的談話要點中強調了這一點,該談話要點說:“在短時間內確認大法官并不罕見。” 自1975年以來,最高法院提名的平均時長超過70天。

  “這些談話要點讀完,”《華盛頓郵報》獲得了一份副本。他說:“總統及其團隊將與麥康奈爾領導人和參議院密切合作,以確保及時,徹底地進行程序。” “參議院有足夠的時間履行其憲法義務并接受這一提名。”

(責編: admin)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長陽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中國資源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資源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毛片A片无码全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