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國際 >

共和黨參議員排隊支持特朗普參加法庭斗爭

發布時間:2020-09-22 16:09:13來源:
  華盛頓—特朗普總統似乎在周一獲得了足夠的支持,以填補因露絲·巴德·金斯堡大法官的死而留下的最高法院席位,盡管參議院共和黨人仍未公開決定是否要在選舉前或在選舉后一直強迫通過他的被提名人選民決定是否再給他第二個任期。

  ©邁克爾·麥考伊(Michael A. McCoy),《紐約時報》 周一,在最高法院外面的露絲·巴德·金斯堡大法官紀念館。參議院共和黨人表示,他們將提名候選人前進。在關鍵的共和黨參議員同意至少在今年年底之前設立新的司法機構的情況下,特朗普表示,在為金斯堡大法官舉行追悼會之后,他將在周五或“大概是周六”宣布自己的位置,并敦促他的盟友在選舉前投票表決,這將是現代歷史上最快的有爭議的最高法院確認。

  但是,這樣的時間表將使參議院只有38天的時間采取行動,實際上,這甚至更少的時間,因為共和黨人不太可能希望在選舉前的最后幾天投票,其中有幾位參議員面臨嚴重威脅。一些共和黨資深參議員仍在對如此加速的時間表表示謹慎,即使似乎已經掌握了選票。

  在愛荷華州的參議員查爾斯·E·格拉斯利和科羅拉多州的科里·加德納參議員可能會反對填補席位的其余三位共和黨人中,他們宣布將支持繼續推進提名,盡管他們拒絕考慮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提名,總統受到鼓舞。在2016年選舉年中獲得提名。只有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仍未決定,但即使沒有他,它似乎也能保證至少有50位共和黨議員繼續前進,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可以打破平局。

  ©Michael A. McCo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肯塔基州共和黨人兼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重申,他打算在2021年之前填補這一席位。民意測驗顯示特朗普落后于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約瑟夫·拜登,總統堅持要求不等待選舉就向前推進。特朗普對記者說:“我寧愿在大選前進行投票,因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寧愿擁有。” “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做。我的意思是,確實有很多時間。”

  特朗普周一在白宮私下會見了芝加哥第七巡回上訴法院美國上訴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他的當選者是反墮胎保守派人士的最愛。

  法庭宣布,金斯堡法官于周五去世,享年 87 歲,他將在最高法院大廳的一次私人典禮上受到表彰,然后在當天剩下的時間里和周四躺在建筑物外休息。 ,這是一種不尋常的安排,旨在容納成千上萬的崇拜者,他們希望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中表達敬意。

  ©Alex Edelman /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周一清晨,林賽·格雷厄姆參議員在華盛頓的住所外面的抗議者。議長南希·佩洛西周一宣布,大法官也將位于美國國會大廈的州內,這是美國歷史上首位獲得如此榮譽的女性,她的棺材將被放置在與亞伯拉罕·林肯總統的遺體相同的棺材上。最高法院僅有的另一位在國會大廈所在地的人是威廉·霍華德·塔夫脫(William Howard Taft),他在擔任首席大法官之前曾擔任總統。

  自從參議員去世以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更替政治使華盛頓大為震驚。兩名共和黨參議員緬因州的蘇珊·科林斯和阿拉斯加的麗莎·默科夫斯基周末表示,他們反對填補席位,直到選民決定擔任總統職位。

  但是共和黨領袖,肯塔基州參議員麥奇·麥康奈爾重申,他打算在年底之前填補席位,而沒有在選舉前明確承諾進行投票。他在參議院發言時說:“參議院有足夠的時間來處理提名。” “歷史和先例使這一點非常清楚。”

  他在講話中補充說:“該參議院將在今年對該提名進行表決。”在共和黨拒絕甚至在2016年甚至將奧巴馬先生提名梅里克·B·加蘭德法官考慮為時9個月后,部分理由是,該程序是有理由進行的。選民們應該對誰填補終身任命有發言權。

  麥康奈爾先生和其他共和黨人今年合理地采取了相反的立場,因為他們的政黨同時控制著白宮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將考慮總統提名的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曾多次發誓不支持特朗普先生在大選之年根據2016年的決定確認任何,選,只是將這一推翻周末。

  在周一給民主黨人的一封信中,格雷厄姆先生沒有試圖說服自己是一貫的或遵循無黨派原則,而是說,當他被確認后,他為了報復民主黨人對待布雷特·M·卡瓦諾夫大法官的報復而扭轉了自己。在2018年,因為共和黨人有前進的權力。格雷厄姆寫道:“我敢肯定,如果鞋子在另一只腳上,你也會這樣做。”

  格拉斯利先生,他的前任董事長,也是幫助麥康奈爾阻止加蘭法官的考慮的關鍵人物,周一也推翻了自己。格拉斯利先生最近在今年夏天告訴記者,出于公正和連貫的考慮,如果他仍擔任主席,他不會在選舉前考慮特朗普的提名。

  

一群穿著西裝打領帶的人站在旁邊: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說,他計劃在周二宣布他的意圖。

 

  ©邁克爾A.麥考伊為紐約時報 參議員羅姆尼,共和黨猶他州說,他計劃宣布周二他的意圖。但他在周一的一份聲明中指出,主席現在是格雷厄姆先生,他將支持他的決定。

  格拉斯利說:“一旦聽證會開始,我便有責任像以往一樣評估候選人的功績。” “憲法賦予參議院權力,而美國人民在最近的選舉中的聲音再清楚不過了。”

  加德納先生在特朗普不受歡迎的藍色州嚴重落后于他的民主黨對手,同樣向總統投了贊成票。他說:“我已經并將繼續支持司法提名人,他們將保護我們的憲法,而不是立憲,并維護法律。” “如果提出符合這個條件的合格候選人,我將投票確認。”

  經常批評特朗普的羅姆尼被視為最后一位可能拒絕的共和黨人。助手們說,他擔心維護法院的公眾聲譽,但他還是一個保守派,不愿讓任何機會去塑造法院。他說,他計劃在周二參議員午餐后宣布自己的觀點。

  民主黨領導人紐約的參議員查默·舒默(Chuck Schumer)譴責共和黨人所謂的無恥權力斗爭。舒默對記者說:“試圖在這一晚時刻做出決定,這是卑鄙的,錯誤的,違背民主的。”

  麥康奈爾私下里對顧問和代表們進行了一系列復雜的政治考慮,這些因素涉及參議院和總統職位的控制。一些共和黨人主張立即宣布被提名人并開始聽證會,但在選舉后等待在la腳的會議上投票。

  ©Doug Mills /《紐約時報》 總裁特朗普周一在俄亥俄州。他在白宮與美國第七巡回上訴法院美國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私下會面。麥康奈爾領導團隊的成員,密蘇里州參議員羅伊·布朗特(Roy Blunt)表示,在11月3日之前確認新的大法官將創造“最近的新世界紀錄”。他補充說:“要迅速完成一項工作,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比長時間以來要做的更多,但這是可能的。”

  自1975年以來,最高法院的平均確認時間約為70天,僅比目前預期的要快兩天,分別是1975年的約翰·保羅·史蒂文斯法官和1981年的桑德拉·戴·奧康納法官,兩人均獲得一致批準。自從1993年金斯伯格大法官得到確認以來,抵抗力很小,因此確認時間不到62天。

  上一次面對最高異議的最高法院提名人的提名是在其首次提名之日起38天或更短時間內被確認的。1949年,雖然參議院在選舉年中批準了其他提名人進入法院,但沒有人被證實如此接近美國歷史上的總統選舉。

  在這一點上,日歷不是特朗普先生的朋友。參議院在下周一和周二的贖罪日休會,在選舉日前不到25個工作日可以審核任何提名人,進行多天的聽證會并舉行委員會和最低限度的投票。從理論上講,如果他們以驚人的速度前進而沒有意外,那么共和黨人可以在10月19日下周或下一個年初進行投票。

  民主黨人有一些工具可以減慢這一進程的速度-最明顯的是有能力將委員會的批準推遲一周-但是他們很可能沒有辦法完全阻止共和黨,因為在最高法院的確認中消除了反對派。如果投票推遲到大選之后,民主黨人可以迅速獲得額外的選票,前提是馬克·凱利(Mark Kelly)在亞利桑那州的一次特別選舉中獲勝,并于11月宣誓就職。

  對于白宮官員而言,較短的時限要求巴雷特法官,因為她兩年前曾入圍決賽,因此已經經過大量審查。當她周一與總統會面時,接近程序的人說她仍然是最可能的選擇,但第11巡回上訴法院的芭芭拉·拉高(Barbara Lagoa)法官仍然受到關注,因為她是佛羅里達州的一名古巴裔美國人,對總統的選舉至關重要連任機會。

  特朗普先生告訴記者,他已將名單縮小到五名女性,但被知情人士告知的另外三名被視為遠景:白宮副律師凱特·托德和第四任法官艾莉森·瓊斯·拉申巡回賽和第六巡回賽的瓊·拉森(Joan L. Larsen)。

  釀造確認之戰很快成為競選活動的話題。保守派倡導組織Judicial Crisis Network最初承諾花費220萬美元,但他們開槍打響了第一槍,這是一場代價高昂的廣告戰,企圖影響公眾輿論并影響關鍵的共和黨參議員。該組織表示,它將在科羅拉多州和猶他州以及愛荷華州,緬因州和北卡羅來納州投放廣告,在那里共和黨現任議員正在競爭。

  共和黨人希望這個問題能集結保守的選民,否則選民可能不會出來,但是周一公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這場斗爭可能會使民主黨更加充滿活力。Politico和Morning Consult的調查顯示,百分之六十的民主黨人稱最高法院在11月的投票決定中“非常重要”,上升了12個百分點,而共和黨人則有54%同意。

  助手們希望他早在星期二宣布他的選秀權時,特朗普說他出于對金斯堡大法官的尊重而選擇了等待。但是,即使他談到要表達對她的尊重,他也以絕對零的證據斷言,她垂死的希望她直到她的孫女傳達給NPR的下一任總統才被接任,實際上是像佩洛西女士這樣的民主黨人寫的,舒默先生或加利福尼亞州代表亞當·席夫(Adam B. Schiff)。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說的,還是亞當·希夫,舒默和佩洛西寫的?” 他告訴“??怂购团笥褌?rdquo;。“我會更傾向于第二種,好吧,你知道嗎?那是風。聽起來很美,但聽起來像是舒默(Schumer)的交易,或者是佩洛西(Pelosi)或Shifty Schiff。

  來自紐約的Maggie Haberman和Michael Gold以及華盛頓的Michael Crowley和Emily Cochrane均提供了報告。

(責編: admin)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長陽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中國資源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資源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毛片A片无码全免费